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苞枿苞枿薱矣的翻译赏析

2019-07-16

苞枿苞枿薱矣的翻译赏析

  《苞枿·苞枿薱矣》作者为唐朝诗人柳宗元。

其古诗全文如下:  苞枿薱矣,惟根之蟠。

  弥巴蔽荆,负南极以安。   冃我旧梁氏,缉绥艰难。   江汉之阻,都邑固以完。

  圣人作,神武用。

  有臣勇智,奋不以众。

  投迹死地,谋猷纵。   化敌为家,虑则中。

  浩浩海裔,不威而同。   系缧降王,定厥功。   澶漫万里,宣唐风。

  蛮夷九译,咸来从。

  凯旋金奏,像形容。   震赫万国,罔不龚。

  【前言】  《唐铙歌鼓吹曲·苞枿》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创作的组诗《唐铙歌鼓吹曲》十二首的第六首诗。

此诗写李孝恭和李靖征讨萧铣之事。   【注释】  [1]萧铣,后梁宣帝曾孙。 公元617年(大业十三年)起兵反隋,次年僭称皇帝,置百官,拥兵四十余万。 公元618年(武德元年)迁都江陵。

公元621年(武德四年),唐高祖命赵郡王李孝恭及李靖率巴蜀兵发自夔州,沿流而下,讨铣,十月,铣出降,囚送长安,斩于都市,年三十九。

铣自初起,五年而灭。   [2]枿(niè聂):树木经砍伐后重新生长的枝条,同“蘖”。 薱(duì对):茂盛的样子。 蟠:盘伏、屈曲的样子。

  [3]冃(mào冒):重复。

  [4]圣人:指唐高祖李渊。 作:起也。

神武:神明威武。

  [5]有臣:指河间王李孝恭。

奋不以众:震惊(敌人)并不依靠人多势众。   [6]投迹:止步不前。

谋猷(yóu由):计谋。

  [7]化敌为家:化敌为友也。 虑:谋。 中(zhòng众):适合,符合,引申为成功,奏效。   [8]裔(yì艺):边远的地方。 同:统一。

  [9]缧(léi雷):捆绑犯人的大绳。

厥:那。   [10]澶(dàn旦)漫:宽而长,指面积方圆。   [11]九译:多次翻译,九,言其多也。

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蛮夷(少数民族)地区的人们通过重重翻译,都来顺从(大唐)。

  [12]金奏:奏乐,击钟而奏乐。 像形容:画像。 李孝恭凯旋,高祖大悦,拜孝恭荆州大总管,使画工貌而视之。

  [13]龚:通“恭”。   【翻译】  苞枿茂盛陡长,盘根错节使然。

遮蔽荆巴二州,萧铣南方称王。

延续宣帝香火,缉匪平乱艰难。

江汉天险阻隔,都城固若金汤。

高祖拍案而起,神武威风八面。 孝恭智勇过人,兵勇千可当万。 王师义无反顾,奇谋异略施展。 晓理化敌为友,建功调兵遣将。 海天浩瀚无际,统归大唐海疆。 萧铣束手待毙,孝恭功高如山。 多次向夷解释,执辔马后鞍前。 凯歌金声玉振,绘像孝恭总管。 高祖威震异域,莫不恭立示谦。

  【赏析】  《唐铙歌鼓吹曲·苞枿》是《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的第六首。 《苞枿》叙李孝恭和李靖征讨僭称皇帝的萧铣的战功,笔法与《泾水黄》和《奔鲸沛》两篇稍有不同。

全诗可分三层:第一层写萧铣据有天险,“江汉之阻,都邑固以完”。

在荆、巴一带称孤道寡,颇难对付。

第二层叙唐高祖调兵遣将,挥师西南,剿灭萧铣的战功。 高祖并未御驾亲征,但“圣人作,神武用”,昔日固若金汤的都邑,已不可恃,“浩浩海裔,不威而同”,可知王师之神勇。 第三层叙蛮夷朝大唐的盛大场面,极为壮观。

乃寓唐高祖恩威并施的感化政策,令万众欢呼,九洲归唐之意,对高祖的颂扬已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与《晋阳武》、《兽之穷》、《战武牢》、《泾水黄》、《奔鲸沛》五首所不同的是:此篇句式变化多,全诗共106字,三言、四言、五言句均有,是为错落;第一层为an韵,二、三层为ong韵,层次分明,又一错落。 故前人评此诗,曰“工峭中稍存古调,以错落胜。

”盖指此诗意错落、句错落、韵错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