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三国志》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

2019-06-25

《三国志》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

  太祖武皇帝,沛国谯人也,姓曹,讳操,字孟德,汉相国参之后。 【曹瞒传曰:太祖一名吉利,小字阿瞒。 王沈魏书曰:其先出於黄帝。 当高阳世,陆终之子曰安,是为曹姓。 周武王克殷,存先世之后,封曹侠於邾。 春秋之世,与於盟会,逮至战国,为楚所灭。

子孙分流,或家於沛。 汉高祖之起,曹参以功封平阳侯,世袭爵士,绝而复绍,至今适嗣国於容城。 】桓帝世,曹腾为中常侍大长秋,封费亭侯。

【司马彪续汉书曰:腾父节,字元伟,素以仁厚称。

邻人有亡豕者,与节豕相类,诣门认之,节不与争;后所亡豕自还其家,豕主人大惭,送所认豕,并辞谢节,节笑而受之。

由是乡党贵叹焉。

长子伯兴,次子仲兴,次子叔兴。

腾字季兴,少除黄门从官。

永宁元年,邓太后诏黄门令选中黄门从官年少温谨者配皇太子书,腾应其选。

太子特亲爱腾,饮食赏赐与众有异。

顺帝即位,为小黄门,迁至中常侍大长秋。 在省闼三十馀年,历事四帝,未尝有过。 好进达贤能,终无所毁伤。

其所称荐,若陈留虞放、边韶、南阳延固、张温、弘农张奂、颍川堂谿典等,皆致位公卿,而不伐其善。 蜀郡太守因计吏修敬於腾,益州刺史种暠於函谷关搜得其笺,上太守,并奏腾内臣外交,所不当为,请免官治罪。

帝曰:笺自外来,腾书不出,非其罪也。 乃寝暠奏。

腾不以介意,常称叹暠,以为暠得事上之节。 暠后为司徒,语人曰:今日为公,乃曹常侍恩也。

腾之行事,皆此类也。 桓帝即位,以腾先帝旧臣,忠孝彰着,封费亭侯,加位特进。

太和三年,追尊腾曰高皇帝。 】养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审其生出本末。

【续汉书曰:嵩字巨高。 质性敦慎,所在忠孝。

为司隶校尉,灵帝擢拜大司农、大鸿胪,代崔烈为太尉。

黄初元年,追尊嵩曰太皇帝。 吴人作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 太祖於惇为从父兄弟。 】嵩生太祖。   太祖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故世人未之奇也;【曹瞒传云:太祖少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其叔父数言之於嵩。 太祖患之,后逢叔父於路,乃阳败面喎口;叔父怪而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 叔父以告嵩。 嵩惊愕,呼太祖,太祖口貌如故。 嵩问曰:叔父言汝中风,已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爱於叔父,故见罔耳。

嵩乃疑焉。 自后叔父有所告,嵩终不复信,太祖於是益得肆意矣。 】惟梁国桥玄、南阳何颙异焉。

玄谓太祖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魏书曰:太尉桥玄,世名知人,睹太祖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 吾老矣!愿以妻子为讬。

由是声名益重。

续汉书曰:玄字公祖,严明有才略,长於人物。

张璠汉纪曰:玄历位中外,以刚断称,谦俭下士,不以王爵私亲。

光和中为太尉,以久病策罢,拜太中大夫,卒,家贫乏产业,柩无所殡。

当世以此称为名臣。 世语曰:玄谓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

太祖乃造子将,子将纳焉,由是知名。 孙盛异同杂语云:太祖尝私入中常侍张让室,让觉之;乃舞手戟於庭,逾垣而出。

才武绝人,莫之能害。

博览群书,特好兵法,抄集诸家兵法,名曰接要,又注孙武十三篇,皆传於世。

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

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太祖大笑。 】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北部尉,迁顿丘令,【曹瞒传曰:太祖初入尉廨,缮治四门。 造五色棒,县门左右各十馀枚,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

后数月,灵帝爱幸小黄门蹇硕叔父夜行,即杀之。 京师敛迹,莫敢犯者。 近习宠臣咸疾之,然不能伤,於是共称荐之,故迁为顿丘令。 】徵拜议郎。

【魏书曰:太祖从妹夫氵隐强侯宋奇被诛,从坐免官。 后以能明古学,复徵拜议郎。

先是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谋诛阉官,反为所害。 太祖上书陈武等正直而见陷害,奸邪盈朝,善人壅塞,其言甚切;灵帝不能用。 是后诏书敕三府:举奏州县政理无效,民为作谣言者免罢之。 三公倾邪,皆希世见用,货赂并行,强者为怨,不见举奏,弱者守道,多被陷毁。 太祖疾之。

是岁以灾异博问得失,因此复上书切谏,说三公所举奏专回避贵戚之意。

奏上,天子感悟,以示三府责让之,诸以谣言徵者皆拜议郎。

是后政教日乱,豪猾益炽,多所摧毁;太祖知不可匡正,遂不复献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