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红楼梦》中“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2019-06-28

	《红楼梦》中“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读《红楼梦》的人,都知道一个非常着名的情节,那就是老家奴焦大醉骂贾府子孙那一段。 在第七回“宴宁府宝玉会秦钟”里,原本主要是写贾宝玉和王熙凤去到宁国府做客,见到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 宝玉和秦钟两人一见如故,并且约定一同到贾府的私塾念书。 可就在这一回中,却突然插进了一段焦大醉骂的故事来。

焦大是宁国府的老家奴了,年轻时曾经跟着老一代的宁国公一起上战场,并从死人堆里救回了老主人,这才有了宁国府这一族近百年的恩荣尊宠。

可就是这样艰难打下来的一份家业,到了子孙后代手里,却眼看着要被败光。 经历过打江山的艰难,焦大最知道如今这份荣耀的来之不易。 可看着如今的小主人们个个骄奢淫逸,荒废着祖宗的基业,焦大怎能不心痛。 于是就在喝醉酒后对这宁国府上下一顿痛骂。 原文: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

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 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

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这一段焦大的醉骂,历来读者除了同情焦大,指责贾府子孙之外,还有一个疑问一直以来备受大家猜疑。 那就是焦大口中所说的那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从书中前后文加上脂砚斋的批语可以很明显的知道,焦大口中所说爬灰的正是宁府的大家长贾珍和他的儿媳妇秦可卿,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争议的。 但是这“养小叔子的”却至今仍旧争议很大,各家都有各家的说法。

之前很多人认为这句话说的是王熙凤和贾蓉,但是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这个猜测应该是不对的。

首先,宁国府和荣国府虽然同属贾氏一族,而且两府同在一条街上相邻,但是毕竟是两个府邸,两个家庭分支。 这焦大是宁国府的仆人,一直生活在宁国府,而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媳妇,就算关系比较熟络,来往的多一些,焦大也不可能说出她的私情来啊。

再说,从辈分上说,王熙凤是贾蓉的婶子,所以也不存在“小叔子”的关系啊。 所以,可以基本断定,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还有人认为这句话骂的是秦可卿和贾宝玉,这应该也是说不通的。 先撇开宝玉不是宁府的人不说,光就宝玉和可卿的辈分关系也不对啊。 秦可卿是贾蓉的妻子,贾蓉是宝玉的侄儿辈,也就是说秦可卿是宝玉的侄媳妇,所以和“小叔子”沾不上边。

当然,还有一些人认为是王熙凤和贾宝玉。

这两个人的关系倒是对得上嫂子和小叔子,但是这两个都是荣国府而非宁国府的人。

且不说荣国府的内闱秘事焦大知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没有理由去骂别府的主人啊。 更何况从书中我们并没有发现凤姐和宝玉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在凤姐面前,宝玉更像是一个小孩子,凤姐对宝玉更多的也是一种对孩子的疼爱。

那么焦大口中所说的这个“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呢?从刚才的分析来说,首先这两人应该都是宁国府的,而且应该是属于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 那我们可以来理一理。

宁国府的女主人自然第一个要属贾珍之妻尤氏了,那有没有可能是尤氏呢?宁府中和尤氏要成为叔嫂关系的,自然是贾珍的兄弟媳妇。

而书中明确交代,这贾敬“幸耳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可见贾敬只有一个儿子。 所以在宁府中,没有和尤氏成为叔嫂关系的男子,所以尤氏应该不是那个养小叔子的人。 那么除了尤氏,宁国府第二个女主人便是秦可卿。

有人说,贾珍只有一个儿子就是贾蓉,所以秦可卿也应该没有能和她成为叔嫂关系的男子。

这样说的人,也忘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贾蔷。

书中对于贾蔷的身世描写说的很简单。 原文: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 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 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词。

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这里面也有一些疑惑,就是这个被说成是“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的贾蔷到底是谁的儿子?既然是“正派玄孙”,那自然是宁国公贾代化的嫡亲后代了。 可是书中又交代的很清楚,贾代化有两个儿子,“长子名贾敷,七八岁上便死了。

只剩次子贾敬袭了官。 ”而上面说过,贾敬只有贾珍一个儿子,而贾珍也只有贾蓉一个儿子。 那么,这个贾蔷又是谁的儿子呢?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这里暂且先不展开,只取书中所说:“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

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

”从这句话可以知道,贾蔷和贾蓉是兄弟两个,而且关系还不错。 所以,贾蔷和秦可卿就是正儿八经的叔嫂关系。 在看看书中是如何描写贾蔷的长相的:“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 ”十六岁,比贾蓉长的还风流俊俏,再加上秦可卿原本就貌美风流,连贾珍都被吸引,何况年少风流的贾蔷呢!还有一句很要紧的话:“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词。 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这里所说的奴才们造谣毁谤,那么造的什么谣呢,“毁谤”什么呢?是什么样的谣言让贾珍“风闻”了之后,“也要避嫌”呢?而且还因此让贾蔷搬了出去自立门户了?所以,很有可能焦大所说的“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说的正是秦可卿和贾蔷。 从秦可卿的判词和和好事终的曲子看:“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画梁春尽落香尘。

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 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

宿孽总因情!”说的都是“风月”二字,所以,这“爬灰”和“养小叔子”同属一人身上,想来也没什么。

谁让她是那个“擅风情,秉月貌”、执掌人间风月之情的秦可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