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贤妻良母是对女性的侮辱?

2019-06-24

贤妻良母是对女性的侮辱?

今天,几个闺蜜围着才结婚三个月的桐桐,听桐桐哭诉,说老公训斥了她,说她不是贤妻良母,她说她也要工作,也为家庭在拼命的赚钱,虽然收入不是很高,但我在工作呀,但老公说回家也要自己做饭,家务也基本是他全包,稍微弄得不好还要看她的眼色,而且说她工资还不够她打车的钱,但却要求他的收入全部上交,自己真不知道要结婚干什么,别人娶的都是贤妻良母,只有他娶一母老虎。

桐桐一听自然火冒三丈,说贤妻良母是男权社会对女性角色的认定,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为什么还要求女性做贤妻良母,而男人就不应该做贤夫良父呢?贤妻良母这是对女性的侮辱。 桐桐望着大家说,现在不都是女人管钱吗?我要他上交收入错了吗?男人有钱不就会变坏吗?我上班收入虽然低,但如果回家做全职太太那岂不完全要看他眼色生活了?那我还有什么安全感,将来他倒霉我岂也不跟着倒霉?那我才不干呢,女人就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

男人力气大,做饭做家务现在不很流行吗?现在男人娶妻不都是收入上交,家务全包吗?难道在我这里你就要翻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自然就吵翻了天,桐桐没有想到老公竟然还有脾气,当她刚说如果过不习惯那就离婚,老公竟然大吼谁怕谁,离婚就离婚。

于是,桐桐就气得冲了出来,来找闺蜜倾诉。 然而,大家都只是坐着听,几乎没有人发出声音,桐桐看着大家,也不说话了,这时,一个叫承承的闺蜜打破了尴尬,她沉思了一会说:桐桐啊,在当今男女平等的社会,你持什么观点我们并不反对,你说贤妻良母是男权社会对女性角色的认定,我们也不持反对意见,确实,在男权社会中,称女性为贤妻良母是一种称赞,也是男权社会中对女性角色的一种认定,至于现在适合与否,每个家庭、每位女性所处的环境各有不同,至于贤妻良母是否是对女性的侮辱应该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我们同样作为女性认为这至少不是一种侮辱,是男人对女性的赞赏,虽然是男权社会男人对女性角色的认定,但至少是女性将这个角色完成好的前提下的一种由衷赞赏,这怎么是对女性的侮辱呢?你看大家都不说话,显然是大家对你的认识有自己的看法,不见得认同,当然,你可以认为女人不应该相夫教子,可以和男人一样在外面闯天下,男人也可以成为贤夫良父,如果说做贤妻良母是对女性的侮辱,那男人做贤夫良父难道就不是对男人的侮辱吗?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只要夫妻关系还是主流,夫妻恩爱、家庭和谐必然也是当今社会的主流。

但夫妻恩爱、家庭和谐自然是按照自己夫妻、家庭的实际情况来进行工作的分工,至于是男主外、女主内,还是女主外、男主内,或是男女同时主外,那都是正常的,不存在哪种方式对哪种方式错,前提是夫妻双方协商好,双方都能够接受。 那么,谁做贤妻良母,谁做贤夫良父,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了,也不存在谁侮辱谁了,你说对吗?而且不能因为你所持的观点就一定要别人也接受,你的观点或许在你的家庭适合,但不一定适合别人的家庭,所以,我不希望你把你的观点带过来影响我们,你看,我们几个闺蜜的家庭是和谐的,但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肯定各有不同,但无论扮演怎样的角色,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我们几个闺蜜中,夫妻很少有争吵,至少没有大的矛盾,这说明我们闺蜜的夫妻分工是正确的,也是适合自己夫妻和家庭实际情况的。 在当今多元化的社会,无论你是否认同贤妻良母,还是认同贤夫良父,都是多元化的一种形式,没有谁对谁错,前提是任何一种形式,都应该以夫妻恩爱、家庭和谐为目标。

而且你有任何想法,在夫妻中要占据什么地位,前提都必须换位思考,换位思考是夫妻和家庭真正能够恩爱和谐的前提。

至于你所说的男人收入必须要交妻子管理,这也是你一个人的看法,也没有对与错之分,只要你们夫妻认可就行,但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对其他家庭实施影响,你所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那不是绝对的,而且物极必反的道理你也应该知道,何况,没有钱的男人就不一定就不会坏。 我们几个闺蜜对于老公的收入怎么管理,肯定各有不同的方式,但无论是怎样的方式,那都必须是双方认可,而且都应该是夫妻双方认为的最好管理模式,不存在哪种管理模式比哪种管理模式更好。 一个叫燕子的闺蜜接过话茬:桐桐,今天,我们仔细听了你的倾诉,发现很多问题是出现在你身上,一是你不认可贤妻良母,说是对女性的侮辱,但你老公认可贤夫良父吗?如果他做贤夫良父,你能够养家吗?二是你认为家务就应该男人做,你老公认可吗?三是老公收入要上交,你老公认可吗?四是你以离婚为要挟,在当今社会谁又离不开谁呢?这四个方面都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夫妻又怎么能够恩爱和谐呢?女人争取权益是对的,但在争取权益的同时是不是也要考虑老公的感受,考虑家庭的实际情况,是不是要换位思考呢?夫妻是平等的,你不能只考虑你的权益,而不考虑他的权益,如果双方都只考虑自己的权益,夫妻能够长久吗?所以,你们现在的问题症结是没有学会协商,没有学会妥协,更没有学会换位思考……桐桐满脸诧异的望着大家,说: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为男人说话,难怪现在的男人还这样嚣张,我们为什么要听男人摆布?还以做贤妻良母为荣,那我做不到,贤妻良母难道侮辱我们女性的历史还不长吗?桐桐竟然边说边站起来愤愤的走了,留下几个闺蜜面面相觑地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