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雷昌林前列腺癌伴转移性骨癌案

2019-07-01

	雷昌林前列腺癌伴转移性骨癌案

陈某,男,57岁,2004年9月20日初诊。   主诉:全身疼痛已2月余。

患者从去年冬开始感全身疼痛,沉重无力,消瘦,于2004年5月8日~6月16日在某大医院住院月余,做过所有相关检查,螺旋CT报告:“各部分骨骼影像清晰完整,核素呈对称性增浓,脊柱呈斑点状核素增浓灶。

意见:全身骨显像,符合“超级影像”改变,建议查找发病灶。 ”化验:碱性磷酸酶:608;类风湿因子阳性;血沉110mm/h。

  最终确诊为:1.前列腺癌Ⅱ期,骨转移癌;2.腰椎间盘突出症;3.直肠息肉;4.慢性乙状结肠炎。   住院治疗月余,自感效果不好,体质越来越差,疼痛越来越重,病情恶化,故坚决要求出院。 由于患者癌症已到晚期,全身衰弱,出院时医生交待准备后事。

患者出院后,四处治疗,竟也活过三个月,但体质越来越差,经人介绍来诊。

  刻诊:患者精神极差,面色晦暗,消瘦着(恶病质),全身无力,二人用力搀扶才能从椅子上站起,站起时腿发抖,行动很困难,诉连吃饭都因二臂不能上抬,需要人用勺子喂饭。

全身疼痛,以腰及四肢痛为着,不能活动,不敢触碰,否则加重,因此经常服止痛药(药名不详);伴恶心,口苦,腹热、胀,不能食,大便日一次,近来时有神昏,胡言乱语。

查:右上腹有明显压痛,全腹胀,两下肢轻度水肿,苔黄腻,脉沉细弦数。   该患者已至癌症晚期,当以减轻痛苦,延长寿命为目的。 首当以恢复脾胃功能为要务。

  病机与治则:胆郁脾虚,湿热内蕴,气滞血瘀,毒邪盘据;当利胆运脾,清热利湿,行气活血,以毒攻毒。

  处方:生20克,青皮20克,扁豆12克,30克,30克,土鳖12克,莪术30克,2条,秦艽12克,15克,5克,神曲12克,12克。 3剂,水煎服,早中晚服,或不拘次数少量频服。

  暂停肉、蛋、奶,饮食应清淡。   方解:该患者胆郁脾虚,湿热内蕴,故以青皮利胆解郁,促使胆汁排出,以增强脾运化功能;以生、扁豆、、、、神曲、健脾运脾,清热利湿,行气导滞,消除食积;兼以土鳖、莪术、活血化瘀,以毒攻毒,通络止痛;秦艽、清热降火。 上药合用,共奏扶正祛邪之效。   2004年9月22日:患者未来,由家属代述:服上药后腰腿痛竟大减,已不恶心,口苦显减,大便二日一次、干结,纳稍增。

但四肢躯体仍不敢碰,碰之则痛,二下肢仍困着。

  处方:30克,青皮20克,扁豆12克,30克,30克,猪苓30克,土鳖12克,莪术30克,2条,木瓜12克,7克(另包后下),秦艽12克,12克。

3剂,水煎服,早中晚服,或不拘次数少量频服。   9月24日:家属来述:病已减轻,四肢不动已不痛,活动仍痛,纳增,昨大便3次,今未解,仍以上方改10克。 4剂,一日三服。   9月27日:家属来述:病情大减,已能下床活动,下肢已不肿,困痛显减,食欲增进。 仍以上方主之,3剂,一日三次。

  9月29日:患者今日来诊,精神明显好转,面色较前明亮,自诉饮食明显增进,身体较前明显有力,近几日已能自己出外走动,当日下车后竟步行1千米(中间休息一次)到医院,口不苦,不恶心,右上腹压痛显减,胃脘有局限性压痛,腹热、胀减,下肢压之已不肿,但晚上腿不肿而足肿,耳鸣减,苔薄黄腻,脉浮细弦数。 仍以上方主之。

  10月8日:以上方加减服9剂。 已能自己睡下及坐起,四肢明显有力,晚上痛轻微,当日一直走到医院,自感走路关节不痛,上午走路有力,下午腿困,右上腹已无压痛,胃脘压之已不痛但略胀,下肢轻度肿,苔薄黄腻,脉浮细弦。   10月18日:以上方加减服10剂,日1剂。

面已有些红色,纳增饮食有味,四肢不碰已不痛,就诊时,笔者轻触压患者肌肤也不感痛,全腹基本柔软无压痛,腹已不热,下肢已不肿,大便2~3次/日,较利,苔薄黄,脉浮。

  10月25日:以上方加减服6剂。 精神好,饮食已正常,体力增加,前一天活动很久也不感累,近十几日未服任何西药止痛,双膝、髋、肩、肘等关节不碰已不痛,晚上受压有轻微痛,下肢有轻度水肿,全腹柔软,大便2次/日,苔薄黄,脉浮。

续服4剂。

  11月1日:面色明亮,一般活动自如,全身已基本不痛,饮食正常,已能自己吃饭,左下肢轻度水肿,右下肢已不肿,精神好,已不怕冷,苔薄黄,脉浮。

仍以上方主之。

  12月31日:这二月断续服中药,未服过西药止痛。 患者精神好,心情也好,全身基本不痛,自己一人能出外散步。

但正因为身体状况还好,想到既往治病花钱太多,不愿再给孩子增加过多经济负担,故不能坚持连续治疗。

  2006年6月5日:患者家属来看病时说,患者自上次看病后,停药,又活了3个多月突然死亡。 期间全身痛一直不着。

  按:该患者前列腺癌转移为骨癌,病情已十分严重,特别是骨癌导致的全身疼痛及运动障碍非常严重,给患者带来很大痛苦。 该患者病至晚期,精气大衰,治疗首务,不能专一攻邪,否则邪未衰而精气已竭,等于促死,万不可取。

只有恢复脾胃功能,增加食量,增加营卫的化生,才有生的希望。   故笔者采用利胆运脾为主以恢复脾胃功能,辅以清热利湿以清除内在湿热,行气活血以促进全身气血运行,以毒攻毒以遏制癌症的发展及中和其毒素。 服药2日饮食较前增加,疼痛减轻,半月余疼痛大减,体质增强,已能走1000米,40余日已基本不痛,恢复到准正常人的生活状态。

可惜患者不能坚持治疗,停药后又活了3个月而亡,可喜的是临终期间全身痛都很轻微,在痛苦很小的状态下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