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四百九十章 起疑在线阅读

2019-07-22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四百九十章 起疑在线阅读

温南枳虽然被锁在房中,但是尹彧并没有亏待她,到时间就给她送水送饭,而且林宛昕和姜云母女也没有来找过她。 现在她们一定聚合在一起商讨着怎么对付宫沉。 一个尹彧已经很难对付,现在他们几个居然联手演了这么大一出戏。 温南枳知道从她和宫沉不和开始,一切都可能是他们的计划之一。

她只要想到宫沉要只身前来找她的时候,她便忧心忡忡的。 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才回神过来,明白自己不能这样下去。 她看着放在一旁的牛奶和面包,想也不想的就塞进了嘴里。

不吃的时候,并没有觉得特别的饿,可是当食物塞进嘴里以后,她才觉得自己真的很饿。

像是从未吃饱过一样,饿得哪里都不舒服。 将托盘上的食物全部都吃光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应该没有毒吧?要想害死我,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温南枳自我安慰着,走到窗边,扯动着手腕上的铁链,自己垫着脚还只能透过面前封住的窗户缝隙看到外面的情况。 海平面很平静,波光粼粼的特别的美丽。 可是温南枳知道越是美丽的地方,越是危险,谁也不知道这个能够包罗一切的海里暗藏着多少的危机。

她双手合十,祈祷着宫沉能冷静一点,千万不要上当。

她心里的愿望才默读结束,身后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周瑾带着无霜站在门口。

“南枳,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 ”周瑾看着盛放食物的托盘,满意的点了点头。

“尹少爷,即便是我吃了这些东西,也不能改变我的想法。

我知道你和宫先生之间有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不是我能阻止的。 ”温南枳心平气和的解释着,心里想着无霜的话,她不能像之前一样激怒尹彧。

周瑾拄着手里的手杖,缓缓在两步之内徘徊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南枳,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也是唯一一次机会,你跟我走,永远的离开宫沉,从此以后宫沉所有的事情与你无关,如果你同意,就点点头。

”温南枳诧异的盯着尹彧,他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记得尹彧曾经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怎么这次出事后,反倒是一副看上她的样子?她不敢确定其中的缘由,只能趁着尹彧低头思考的时候,看向了无霜。 无霜无言的点了点头,似乎在暗示温南枳一定要点头。

可是温南枳迟疑了,她的犹豫无异打击了周瑾。 “南枳,你的回答是什么?”“我……我不能。 ”温南枳不想骗人,断然的拒绝了,“我已经结婚了,不管是你还是别人,都不能这样逼我,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做选择?我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为什么总是要逼我?”“南枳!”周瑾大声道。

温南枳坚定的看着周瑾,决然道:“抱歉,我不能答应,不管有没有宫先生,你逼我的方式是我无法接受的。 ”温南枳撇过了脸颊,不想再看他。 周瑾不再表露出气愤的样子,他平静的对着身后的无霜挥了挥手。 “给南枳小姐换身衣服,让她陪我出去走走。

”“是,少爷。 ”周瑾交代后,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无霜托着一个黑色的纸袋子走到了温南枳的面前。 “南枳小姐,请吧。 ”无霜冷漠开口。 温南枳盯着纸袋子,无声的接了下来。 “一定要这样吗?”她问无霜。 “是你自己的选择。 ”无霜面无表情的回答。

温南枳换上衣服,又在无霜的监视下戴上了首饰。 这件纯白的长裙十分的轻薄,吊带的设计纯洁又带着几分性感。 一条钻石项链点缀在温南枳的胸口,衬得她的肌肤都闪耀着点点光泽。

无霜带着温南枳走到了镜子前,当温南枳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

她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个裙子很眼熟。

“无霜,这个裙子……我好像见过。 ”温南枳低声道。

“是少爷为你订做的。

”温南枳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长裙,不禁皱眉。 “女孩子最喜欢幻想的就是自己穿上白色拖地长裙的样子,此时要是有一阵风吹来,这条裙子一定会像海上的浪花一样飞舞着。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眼熟了,这个裙子我曾经画过。

”这才是诡异的地方,她高中幻想过这样的长裙,那时候也画了下来。

但是她只给了一个人看过,甚至和那个人说过关于裙子的细节。 那个人就是已故的周瑾。

而眼前的裙子,所有的细节和自己当初说的如出一辙。 这到底怎么回事?“无霜……”无霜却突然上前捂住了温南枳的嘴,警告道:“不该多问的就不要问,不想死就不要说下去。 ”温南枳只能妥协点头。 她被无霜带出了房间,提着裙子穿过了走廊。 她走过客厅,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个女人,姜云,温允柔,林宛昕。

然后笔直的走向了站在房子门口的尹彧。

温南枳满肚子的疑惑偷偷观察着眼前的尹彧。 尹彧住着手杖缓缓的往前走着,温南枳则被无霜推了一把跟了上去。 “南枳,我带你看看这周围的景色。 ”“你到底想干什么?”“自然是……等宫沉了。

”尹彧大笑着往前走去。 顿时,眼前的尹彧变得陌生起来,甚至让温南枳看到了一丝丝周瑾的身影。 温南枳提着裙子,咬着牙,只能跟上尹彧的脚步。

……客厅里的三个女人看到温南枳穿得像是要去参加宴会一样华丽,都开始心存不满。 温允柔立即站了起来,指着门外道:“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三个人等着,自己却带着温南枳出去散步了?这是在玩我们吗?”姜云倒是看出了尹彧的心思,只是有些不明白。

明明是个对温南枳不感兴趣的男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允柔,你稍安勿躁,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要是彼此有间隙,这对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事。

”姜云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眼前的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为什么什么都要我等?这明明是一件特别好解决的事情!只要我们用温南枳威胁宫沉,一切都成功了,非要等待!浪费时间!”温允柔急躁道。

姜云看着温允柔,只能摇头。

这也许就是温允柔成不了大事的原因之一。 突然温允柔的耳边传来一道噗嗤笑声,林宛昕捂嘴起身。

“温允柔,你看看你妈都在嫌弃你,你居然还在这里沾沾自喜,你难道没有想过一件事吗?为什么发生那么多事,我们都能全身而退,偏偏每次你的事情总是有把柄在别人手里?”“林宛昕,你什么意思?你在嘲讽我吗?”温允柔居然连这么简单的话中话都听不明白。 “好了,想不明白,你就慢慢想,我先去准备了,免得待会儿宫沉来了,我还在这坐着。

”林宛昕撩乱了自己的头发,上了楼。 温允柔想要冲上去理论的时候,被姜云拉到了一旁。

“你急什么?总是要被人牵着鼻子走吗?”“难道让我这样被林宛昕羞辱?”“我什么时候说过会让她一直这么对你了?她这么迫切的想要除掉温南枳,无非是仗着自己是夏家的大小姐,想要取代温南枳而已,那我们就想办法让宫沉恨她。 ”姜云淡淡一笑,举着杯子品尝了一口茶水。

一切终于快要到终点了。

宫沉很快就会明白一切事实会让他再一次失去一切的。 温允柔看姜云胸有成竹,却还是担心之前翻盘的事情再次发生。 她凑近姜云,问道:“你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宫沉都会害怕的,既然你有,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救我?”“救你还用不着这些,以前我也的确想过用这些,但是后来发现凌零还活着时,我就知道这东西得用在刀刃上。 ”姜云轻声解释。 温允柔咬着红唇,留下一排齿印才松开。

“你最好别骗我,不然咱们付出的可就全部都前功尽弃了,还要替人家养儿子。 ”“允柔,你放心,这次我有的是把握,你就等着嫁给宫沉吧。

”“真的?那林宛昕怎么办?”温允柔难以置信道。

“她?她有她的去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