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那个时候遇见你,刚刚好

2019-08-03

那个时候遇见你,刚刚好

喜欢一个地方,像是初恋一样,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不管它变成什么样子,或好或坏,但在我心底,像是多年以前,第一次遇见,就爱上了。   西塘,很多人说它被商业了,我不否认,但也不会随便苟同。

毕竟在某些人心底里,它依旧是朴素的,而它也在某些人眼里,仍是最初遇见的样子。

像是,最开始吸引你的是对方的优点,时间久了,你发现了他的缺点,但仍没有影响你去爱他。

  而在西塘,自4年前遇见,关于它的巷子,街道,我来回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仿佛这里任何一件东西,都能让静止。 即便是人流涌动的高潮,那细微的角落处,仍是在风中翻写着每个人每天路过这里的每个。 尽管你可能因喧嚣而烦了它,它却因微笑而爱上了你。

  这正是西塘最迷人的地方。   喧嚣之后,繁华脱落给深夜,一只猫的身影,令落寞爬上月梢。 一切风去,往事变得模糊,此时心里思念的,并非是那过去式的风华雪月,而是正拥有的平淡和恬静。 因此,西塘的人,西塘的渐落黄昏,和我一个人的旅途,碰撞在一起,刚刚好。

  当然,我也不能忍受它被灯红酒绿渲染的疯狂,尽管我不能阻拦。 但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到最初遇见它的样子。 起个早,逮个月色,这是西塘最真实的时候。 没有繁华,没有喧嚣,文艺和个性还没开张,早点店的男人和女人就起得更早,炉烟在河畔袅袅升起,蒸笼里的包子开始热气腾腾,一瞬间突然发现,这才是西塘真正该有的模样,否则又怎么活了千年呢?  最爱西塘是下雨的时候,拥挤的街巷里顿时散去了人群,接着是零零散散的撑着雨伞的少年和少女,还有躲在屋檐下那些湿了头发和鞋子的姑娘们。

而我,极有可能是那撑伞里的一个。

但有些时候,或许是坐在一间小店的窗前,喝着茶,听着雨,哪怕一过就是整个下午。

  不过,喜欢西塘,不单单只是充装文艺这般简单。   令人发自内心的,还是它真实的,而非喧扰的营生。

  我不能阻拦别人厌恶的情绪,但却可以让自己多点耐心去发现这被淹没的真实。 自从遇见这里的时候,我每年都会抽点时间过来看看,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去年竟然来了7趟。 倘若我给个解释,也说不上具体理由,只是因为喜欢,就来了。

在西塘待的越久,就越不想离开,不管是它早晨的清静,午后的文艺,还是晚上的疯狂,以及入夜的孤独,总有一份牵挂缠绕心头,不忍离去。   而在西塘,所谓的喧嚣和商业,不过只是那挂着景区的门牌被围住的一块罢了。

只是很多人来到这里,只会往喧嚣处闯,而从未留意过在它不远处,还有一个叫“西塘生活”的去处。

我不否认,我也喜欢那围栏里的风光,但向来不偏袒某一方。 非常美文  傍晚,便是景区自由进出的时候,也是灯红酒绿,人群密集的开始。 抛开摇晃的高脚杯,以及那高歌的吉他手,趁着光线最温柔的时候,我离开了景区。   如果说,区内的每条街巷我都熟悉的走过的话,那么这外头的街巷怕是我从未留意的,这是我的疏忽。

一直以为西塘的最美是在清晨和入夜,那细微处藏着的生活气息在喧扰中已不能轻易被发现,难怪总有那么多人抱怨西塘太商业。

  因此,像我这种心情和包容的状态,怕是很少,所以我很理解他们的情绪。

否则,又怎会在酒吧街喧嚣的疯狂时,就匆匆逃离出去了呢?  但我相信,一处繁华和喧嚣,总有另一处散淡与生活。 从塘东街出口离去的时候,便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去,过了马路,散淡与生活随风而来。

  突然想到一段话,如果我老的时候,住在这里,如果一切还未改变的话,我想我会很幸福。 ——如果我已老去,一杯清茶,一菜一粥,雨帘下,不问世事沧桑,已看人间百态。

如果我未老去,一封书笺,三言两语,一方朱红色,落款天涯。

当然,我正年轻着,遇见一座城,不问逢时,爱上一个人。 百年后,雁起一片芦苇,秋风摇荡,虽生来孤独,却不。

  是的,如果我已老去,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过着一个散淡的清乐日子。 所以,当从塘东街出来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我便滋生了晚年的简单生活。   这可能是西塘人影响了我。

  粮店,铁铺,日常生活小店,缝纫店,还有卖手编扫帚的店铺。 这与景区里的文艺小资和彰显个性的店铺是完全不能作比较的,尽管它们是临河的铺子,或在巷子的转弯处,但始终来往的,都只是平常生活的当地人。

所以,如果说景区内是一块雕琢的宝玉,那么这外面的散淡生活便是一块可贵的璞玉。

它没有繁华,没有喧嚣,没有文艺和个性,它有的只是生活。   这令我感动,对西塘的爱也是更深了。   而这本身也是西塘吸引我的地方。 喧嚣之外,如此靠近,却能这般清静的感受生活。 拉长的巷子里没有一家商铺,也没有拥挤,或是雕琢,抬首望去,错综的电线交织在一起,天空顿时变得湛蓝。

非常美文  绕过巷子,一只看家狗正从院子里跑出来,它停留在门槛,吐着舌头,先是打量着我,后四周张望,可能是看见了相约的小伙伴,便甩甩尾巴又跑开了。

路过一扇窗口的时候,碎花帘子掩了一半,而好久不见的缝纫机便就紧靠着窗口,剪刀沉默的摆在边上,主人家是个老太太,碍于镜头的羞涩,我没有打乱她平静的情绪。

默默走过窗口,便就是铁铺和扫帚铺,以及一对站在门口问我是否要住宿的老先生和老太太。 委婉拒绝后,前方是一块露天菜市场,来来往往都是生活在这个清静之地的西塘人,拎着篮子,或者是装着蔬果的袋子,从身边走过的那一瞬间起,会突然发现,身置生活里才是真正活着的,面对着的。 而那文艺的暂离时光虽说是发生着的,却非是生活里真实的模样。

  因此,当我回到景区路过酒吧街的时候,我与这里,竟然如此格格不入。 直到入夜,一切睡去,灯也关了,屋檐的猫还在漫步,偶尔听见几声狗吠,站在水岸,直到天亮,看见炉子生起了火,洗涤的声音回响在青石板间,早点铺的女人和男人从容不迫地忙活着,才会看见,西塘那掩饰在喧嚣和繁华里的真正模样。

  因此,遇见它生活的样子并不容易,所以,那个时候遇见你,刚刚好。

  而在我老去的某一天里,兴许是真的在这里,一菜一粥,过着散淡的平静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