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一个素不相识的韩国女人

2019-07-16

一个素不相识的韩国女人

北大西门外有一溜馆子。

回香阁处在西门外一个僻静的巷子里,是一对韩国夫妇开的店,据说那位韩国丈夫的韩式菜做得非常地道,那位韩国太太又异常美丽,所以店虽不大,价格却是不菲的。

平常在回香阁进出的都是留学生或者北大的教授,普通学生是轻易不敢进去的。 可偶尔也有头脑发昏的学生,比如我。

斗胆进回香阁是为了小慕,小慕是外文系的系花,也是我暗恋了四年的女孩。 外文系的女孩都冰雪聪明,一顿没有理由的奢华的晚餐,或许足够暗示一个学兄的心思这也就够了,我本不要开花结果的。 回香阁果然是不同的,小而且安静,餐巾是雪白的,碗儿碟儿杯儿都呈一种通明透亮的洁净。

在前台的女子有些年纪了,想必就是传说中的老板娘,穿着紫色的韩式长裙,上有隐约的褐色小花,襟间是大大的蝴蝶结,是绛红的,衬着她素白的脸,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但更让我惊心动魄的是女招待拿过来的菜单,只是匆匆一瞥,我的手就忍不住抖了起来,天哪!所有的菜价都在三十元以上,虽说是有备而来,可这价目也太高了,远远超出了一个学生的料想。 袋子里只有不到二百块,是我下半个月的伙食费,之所以都带来,并非要倾囊款待小慕,只是想预备宽点,以免在小慕眼皮底下失了面子。 可面子和银子相关,这是身为男人的我的无奈。

此时菜单就在我手上,我低头仔细地看心思却全不在花团锦簇的菜名上,我匆忙计算的只是价格。

店里有冷气,可我依然满面通红,汗一个劲儿地往下流。

小慕一脸端庄地坐着,但我不用抬头也知道,她流转的眼波一定斜斜地扫过了临窗的那张桌子。 那儿有一对恋人,看样子是留学生,满桌的盘盘盏盏,山清水秀,那排场,在进来的时候,我也看见了的。

点什么呢?胡乱地点了几个菜反正都没吃过,有什么区别呢?至于酒,是小慕的主意,喝干红吧,小慕说,干红美容。

小慕说了什么,我全听不清,只一心一意地在后悔,后悔进了回香阁,也后悔没有多借些钱来。 老板娘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带着韩国女子特有的温婉笑容。 她的汉语讲得不是很好,但是加上手势,我和小慕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因为干红是很厉害的,学生不能喝太多,两杯就够了;还有菜,也不用那么浪费,来两份小牛排就好了。 她们店里的牛排可是很有名的,并且今天是她的生日,每个顾客都能得到一份免费赠送的小菜。 最后老板娘微微地侧倾着头,笑吟吟地问我们:这样可以吗?何止可以,我简直欢天喜地,真是行到水穷处,却见百花媚。

我和小慕的话题聊得很远,从校园初识到临别的心情。 我偶尔也会抬头看看前台,总能碰上老板娘温柔的笑容。 多么美丽啊!这个韩国的女人。

买单的时候,小慕去门外等我,老板娘找零,看着玻璃门外小慕的背影赞叹道:你恋人好漂亮啊!突然又调皮地拍拍自己的脸对着我说:男人的脸皮,很薄的,在恋人面前伤不起。

留在老板娘唇边的笑意是意味深长的、知已般的,仿佛我刚刚和她一起密谋了一件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 一时我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之所以不让我们要一瓶干红,并非它真能醉倒我们;之所以不让我们点好几个菜,并非真的很奢侈(那些留学生不是点了一桌菜吗?),只是因为老板娘看出了我的窘境,看出了我的惊慌和为难,所以才前来帮我解围,所以才有了老板娘的生日!做酒店生意的,每日阅客无数,看人或许都是火眼金睛。

本该遭受难堪的场合,却逃过了难堪,拯救我逃过此劫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韩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