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离凰》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沈木兮薄云岫小说全文

2019-07-07

《离凰》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沈木兮薄云岫小说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村子距离药庐有点距离,不过也不算太远。 沈木兮回到村里的时候,天都黑了,好在她在这里生活了多年,对于周围的环境都很熟悉。

确定身后没人跟着,她快速跑进一户农家,最后换了身衣裳,背着包袱从后门悄悄离开。

村子依山傍水,山路四通八达,饶是官府的人堵住村口的路也没什么用。

沈木兮捂着生疼的肩胛,从后山隐蔽的山道离开,夜色浓烈,丛杂的树木与蔓草将她很好的遮蔽起来。

沿着熟悉的山路走了好一会,沈木兮停下来环顾四周。 四下无人,唯有夜鸟和虫鸣声。 "咕咕!咕咕!"沈木兮学着鸟叫,"咕咕……咕咕!""沈大夫,在这里!"草丛里钻出一大一小两个黑影。 沈木兮大喜,当即迎上,"春秀!郅儿!""娘!"单薄瘦小的身影快速扑进沈木兮的怀中,"娘,我害怕!""春秀,谢谢你!"沈木兮抱紧了怀中的沈郅。 许是担心早晚有这一日,在沈郅很小的时候,沈木兮便带着孩子上山采药,借此熟悉地形,两人还有过约定,若是出现什么意外绝对不要跑回村里,要在此处等候!当村民说,火场里只有三具尸体,沈木兮便想到了当日中了蛇毒的三个病患。

所以后来她在村口绕了大半日,确定没人盯着她,便敢摸上山来。

幸好春秀和沈郅够聪明,真的躲在这里。

可惜当时师父的遗物在薄云岫手里,她不得不回来跟薄云岫周旋,否则她早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沈大夫,我的东西呢?"春秀问。

沈木兮放开沈郅,将包袱递给春秀,"连累你了。 ""说什么傻话?是你让我娘多活了几年,娘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报答沈大夫的恩情。 "春秀打开包袱,里头有几套换洗的衣服,一个钱袋以及一把杀猪刀。 春秀将杀猪刀别在腰后,"这是祖传的东西,丢不得!"沈木兮摸着儿子稚嫩的脸,又低头亲了亲,充满了辛酸无奈,"是娘没保护好你,娘没什么用!""娘,郅儿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

"沈郅牵着她的手,"只要能和娘在一起,郅儿什么都不怕!""乖!"沈木兮一声叹,"春秀,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春秀嘿嘿一笑,背起了包袱,"我正有此意!反正我也没地方去,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你继续给人看病,我继续杀猪,肯定不愁没饭吃。

""走!"沈木兮握紧儿子的手。 山路不好走,尤其是夜里,坑坑洼洼的,还得避开村里人设下的捕兽陷阱。

好在这一带,沈木兮还算熟悉,知道出村的方向。 "郅儿,娘走之后,医馆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沈木兮边走边问。 沈郅回忆,"当时天很黑,我在后院的草屋里帮师公煎药,突然听到师公一声尖叫,我趴在窗户里看到师公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但还没跑到院子里就倒下了。

好几个黑乎乎的人不知道在找什么,我吓得赶紧跑进了地窖。

"春秀颇为壮实,力气大得惊人村里的男人也怕她三分。 怕沈郅走累了,干脆背起他,"上来,春秀姑姑背着你走!""谢姑姑!"沈郅又累又困,伏在春秀的肩头便直打瞌睡。 "后来呢?"沈木兮问。 沈郅犯困,声音越发孱弱,"后来我怕他们找到地窖,又跑出来爬进了药缸里,在他们去搜地窖的时候,春秀姑姑就进来了,然后我们两个一起躲在师公的药缸里……"肩头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春秀"嘘"了一声,"沈大夫,郅儿累了,让他睡吧!""辛苦你了!"沈木兮满心感激,她自身也有伤,若非春秀帮着,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天渐亮的时候,二人也走累了,看地势应该已经出了村,再往前走就是芙蓉村,到时候请芙蓉村的乡亲送他们离开,自此山高水阔再见无期!"春秀,歇会吧!"沈木兮面色惨白,肩胛处的伤疼得厉害,她左半边胳膊已经全麻了。

春秀背着沈郅走了一夜,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慢慢的将沈郅放在树下,"那我们歇会再走!"二人喘着气,刚刚坐下,甚至连水都还来不及喝上一口,哒哒的马蹄声就像阎王殿上的冥曲,惊得山鸟齐飞,惊得沈木兮面如死灰,满心绝望。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