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亚博首页 > 文章

骗子,从古到今最伟大的行业 情书 歌词

2019-06-15

	骗子,从古到今最伟大的行业 情书 歌词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同事前两天接到个电话,声音稳重,语调低沉:“我是你的领导,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在姑娘机灵,听出来这个领导是冒牌货,就无所谓他们怎样骗了。 但如果正好有个领导和骗子声音极其相似,或有新领导刚刚上任不太熟悉,那骗子可就得逞了。 他们会根据被骗对象的反应,设计不同台词,步步为营,直到诈骗成功。 骗子精心设计台词类似如此骗术不胜枚举,想必大家也都有所见识。 有趣的是这些骗术还都源远流长,在宋代笔记小说《夷坚志》里,便描写了骗术十几则,这些骗术反映了宋代社会的一些方面,具有鲜明的历史时代特色。

从汉字演变历史来看,“骗”是一个后起的字,其字义相当于“诈”、“欺”、“诓”等词。 总而言之,骗就是通过作假来牟利,牟利有不同的手段,清人徐坷在《清稗类钞》中说:“以强力取不义之财者曰棍徒,以诡计取不义之财者曰骗子”。 明代张应俞在《杜骗新书》中将众多骗术按行骗方式分为24个小类。

如引赌骗、换银骗、婚娶骗、奸情骗、妇人骗、衙役骗、炼丹骗、僧道骗、买学骗等。 从粗略的统计来看,在各类骗术中,以色骗财和以名利诱骗的较多。

因为在人类的本性中出自本能的色欲和名利欲是最为强烈的也较难以抗拒,所以最容易被人利用行骗。

南宋临安人口芜杂,有不少游手好闲的骗子设局骗取钱财,其中就有很多骗子利用色骗来骗取钱财。

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余》中就说:“宋时,临安四方辐揍浩攘之区,游手游食奸黯繁盛。 有所谓美人局,以倡优姬妾引诱少年。

有柜坊局,以博戏关扑骗赚财务。 ”其中提到的美人局,就是以色骗财的骗术,后世也叫做“扎火囤”、“仙人跳”。

在《夷坚志》书中所列的几种骗术中也是以色骗财的居多,这种骗术从行骗方式来看属于色骗,在宋代也叫做“美人局”。 《吴约知县》记述宣教郎吴约用父亲的荫补为官赴吏部磨勘。 “家故饶财,且久在南方,多蓄珠翠香象奇货,骏马及鞍勒,可直千绢,悉携以自随。 ”有自称是宗室赵监庙的住在附近,与他志同道合,两人经常以酒馔果蔬互为酬答。

吴约醉心于赵监庙妻卫氏的美色,目成云雨,忘形无间。 一天,吴约赴卫氏约,正当两人浓情蜜意之时,赵监庙从外面回来事情败露。

在赵监庙的责骂威胁之下,“吴乞怜不已愿纳百万,弗应。 增至三倍,仍并鞍马服玩尽赂之,始肯解缚。 使自状其过乃放归。

于是壮夫数辈,尽掇资装去。

”像其余的《李将仕》、《临安武将》、《郑主簿》等篇章皆属于恶徒利用女色设局骗人钱财的故事。

《夷坚志》中所述的另一类骗术就是设赌局诈人钱财类,即赌骗。

在《王朝议》故事中,沈将仕调任京官,正值壮年的他“携金千万,肆意欢适”。 在与他交游近半年的郑、李二生的引诱下,沈将仕入王朝议宅。

主人不适,意欲离去的沈将仕“忽闻堂中欢笑掷股子声,穴屏隙窥之,朋烛高张,中置巨按,美女七八人,环立聚博”。

于是参与赌戏。 结果几乎输光腰间所带价值不菲的茶券。

第二天再去找郑、李二生和王朝议时已不复见,方知上当受骗。

而《夷坚志》所述的《宋道人》故事则更为离奇。

豫章杨秀才喜欢炼丹,就有个叫宋道人的“朝夕供处,稍稍治小方辄验,然未尝暂出嬉游”。

一日杨秀才外出购买炼丹诸物,临行时按照宋道人的要求为之“屙户”。

在购置物品的过程中,又见到了默坐一肆,衣制颜状和宋道士一模一样的人。

匆忙赶回家的杨秀才发现房中的宋道士“螟目燕坐,凝然如初”。 于是认为他会“分身隐现神游变幻”,自此后更加礼遇他。

不久宋道士便携带金银药材“不告而去”。

上当受骗的杨秀才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遇到了神仙“不少悔”。 这是典型的孪生兄弟合伙骗人的故事,属于骗术中的串骗。 这个确实不好防备,至今也听过孪生兄妹替考的事,根本发现不了。

《夷坚志》中的《王武功妻》、《义妇复仇》和《真珠族姬》则属于拐骗类型,通过拐骗的方法占有良家妇女。 今举《王武功妻》一文以约略概之。

募缘僧人看上王武功的妻子,用计挑拨使王妻被诉于官府,遭囚禁数月,穷无衣食。

僧闻而潜归,密遣针妇说之曰:“汝今将何为?且饿矣,我引汝往某寺为大众缝纫度日,以侯武功回心转意若之何?”王妻勉从其言,既往,正入前僧之室,藏于地窖,奸污自如。

在《夷坚志》所述的十几则骗局中,以色骗居多几乎占到一半以上。 洪迈记载这些故事带有明显的劝诫意味,“士大夫旅游都城,为女色所惑率堕奸恶计中”。

而这些故事应该是当时生活中真实发生过的,或者是对现实中的故事有所增饰,从而对现实生活真实的反映。 《夷坚志》中所记载的骗术故事多数发生在城镇,其中发生在都城的最多。 宋代的城镇既是城乡交流的纽带,也是水陆交通的枢纽,更是区域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

在为正当商业交易提供方便的时候,也为行骗者提供了行骗的空间。 其一,城镇人口流动性强,人口五方杂处,店铺林立,商旅云集。 相比于“没有陌生人”的乡土社会,城镇人口交往动机的工具性和人际关系的陌生化,为行骗者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因为行骗者不仅很容易找到行骗的对象而且在得手后也比较容易逃脱。

其二,城镇里有地下交易市场,这为行骗者非法得来的财物销赃提供了很大方便。

除此之外在城镇里还有专门为行骗者提供藏匿、保护的人并以此为生,甚至有些官府衙役也充当保护伞,不得不令人感叹,有些传统不是历史的变迁就改变得了的。 人都有求生本能,都具有创造财富、占用财富的本能冲动。

这种冲动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但是骗子利用骗术来创造财富、占有财富却是社会历史实践中的一种恶。

从《夷坚志》中所记载的骗术故事中,可以看到后世所存在的一些骗术很多在宋代就已经出现了,并且被一些骗子用得炉火纯青,令人叹为观止。 认真说起来,骗术其实涉及社会人生的诸多领域,尤其是对人性的弱点和人类心理特征有深刻的揭示。

色欲和物欲是人的基本欲望,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就把这两种欲望归为较为初级的生存价值需要,随之而来才是更深层次的成长价值需要。 这种基本欲望的过度表达就是好色和贪财。 基督教将色欲和物欲看作是人类的原罪来源之一。 从古至今,肉体感官的享受与人类自身理性的追求,相互冲突融合,纠缠不休。

许多骗术并不高明,但千百年来上当受骗者仍大有人在,究其原因就是骗子抓住人们的这一弱点,投其所好,对症下药,使人上当受骗。 至于如何防骗,除了谨慎小心以外,还要时刻提醒自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有,肯定馊了。

·END·。